■ 觀察家
  對國企的“全民股東”來說,也沒理由花費高額成本去“包養”企業職工的子子孫孫;而作為消費者,也有理由質疑:高企的油價中,有多少是因為子女包分配的冗員低效?
  4月份,大慶油田改變職工大學畢業子女包分配製度,曾一度引發了一些職工的不滿。如今,為了穿上父母身上的紅色石油工人制服,一些大慶石油子弟正在積極備考;因為根據新政,大慶石油子弟不再像過去那樣隨時可以上崗,而是需通過委托培訓一年的方式,擇優錄取。
  大慶油田職工給子女“包分配”,給人以時間倒流到30年前的隔世之感。作為一座因為石油而興的城市,很多大慶人認為大慶只有兩種工作:市政和油田,其他都是待業;而石油子弟回到油田工作,“就像回家那樣理所當然”,因為那是“老子打下的江山”。
  子女頂替制度早在1986年就被國家明令廢止,我國《就業促進法》業已明確規定:用人單位招用人員,應當向勞動者提供平等的就業機會和公平的就業條件,不得實施就業歧視。作為號稱擁有現代企業制度的上市企業的分公司,大慶油田卻將此用人制度保留多年,令人匪夷所思。不合理的福利一旦被固化,取消福利就會異常艱難。事實上,大慶油田的用人政策仍然偏向石油子弟,所謂改變,只是不再來者不拒地“大兜底”,而是對畢業學校較差的子弟,通過考試形式擇優錄用而已。不過,如果這隻是出於平穩過渡而採取的漸進手段,那倒可以理解。
  職工子女包分配製度,顯然既無效率更無公平。除非石油行業不需要真正的人才,否則子女包分配對現代企業發展而言無異於一個頑疾;相比那些求職無門的年輕人,有些人僅僅因為石油子弟身份,就可輕鬆進入外人羡慕不已的壟斷國企,更是嚴重的就業不公。同樣,對國企的“全民股東”來說,也沒理由花費高額成本去“包養”企業職工的子子孫孫;而作為消費者,也有理由質疑:高企的油價中,有多少是因為子女包分配的冗員低效?
  大慶油田對優待內部職工子弟的制度開刀,顯然有迫不得已的因素。這些年來,大慶油田的盈利發生了巨大的變化:2011年,該公司的盈利曾達到700億峰值,此後則下滑至2013年的573億元。由於長時間開采,大慶石油產量已從鼎盛期步入衰退期,未來,守著石油舒坦過日子的時代將走向終結。打破任人唯親,對企業是好事,而對那些無緣內部崗位的子弟,其實也不是壞事——沒有鐵飯碗的依靠,這些青年們主動去闖闖,去嘗試其他人生髮展的可能,或許結局反而更好——新聞中也提到,許多油田子弟對於子承父業並不感冒。
  無論如何,大慶油田向“包分配”的歷史遺留問題開刀,畢竟是個進步。不過像大慶油田這樣,搞成子承父業的國企,還有多少?一些企業雖然可能沒有把這點寫在制度上,但實際上卻進行許多暗箱操作。此前,經濟學家張維迎就怒批,國有企業的腐敗是有很多種形式,包括任人唯親、找工作走後門等等。人社部官員此前表示,將進一步明確國企招聘畢業生流程細則。這是否能打破一些國企子女接班、任人唯親的怪圈,無疑值得期待。
  □舒聖祥(媒體人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蘇打綠

gw28gwam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